Ellen Baker - 英语书

[写作] 古宅惊魂(暂时停更)

发表于 2016-8-27 17:00:24 | 查看: 1155| 回复: 38
本帖最后由 涔森 于 2016-8-28 16:13 编辑

友情提示:最好先去看提前放送表哦:http://mcyacg.com/m57934/


从前有座山,
山上有座古宅,
在一个夜晚,古宅入口大堂里有六个人。

    “呜…怎么办啊,我们一进来大门就关上了,怎么样都打不开了,怎么回事啊,呜…”六人中,一个粉色长发的少女半蹲在地上哭泣着,梨花带雨的小脸上更舔几分楚楚动人的姿色。

    “切…零你安静点啦,身…身为我的对手,你怎么能这么…胆小嘛,我…我们本来就是来探险的,遇…遇到这点挫…挫折算什么…”旁边缩成一团的蓝发少女出言反驳,但她明显的言行,却是出卖了她那同样恐惧的内心。

    “啊啦,嗯,零酱,糖果你们别争了,反正我们连手电筒和通讯器都带了,也不至于到很糟糕的境界吧……”队伍中唯一的少年站了出来,紧握着双拳,以自己都不敢确信的语调给大家鼓气,他自己的脸上都还带着恐慌之色。

    “呜哇…来这个恐怖的地方还不是涔森你的主意嘛!我要回去,我想回去啊!”零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   涔森看到这阵势,一下就慌了神:“那个,零酱,是我不对,别生气了好不好?啊,公主…零公主?”他立刻双手合十,头低到胸前道歉着。

    “哼…都是你啦,笨蛋森!我最讨厌你了呀!”零一下子红了脸,双肩抽了抽,突然跑过来给了涔森一个萝莉的头锥。

    “哎呦。”头锥看起来很可爱,力道当然也很小,但涔森竟是腿一软,跌坐在了地上。随着地上尘埃扬起,屋内,好像有什么变得不同了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事件触发【迷失神志】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大堂的尽头处,一名身穿旧式礼服的人形从空气中浮现出来,向着众人招手,所有人顿时恍惚出神……

    迷茫间,少了五个人的身影……



    “这里是……”当琴里回过神来,她已经身处于一个陌生的空间。这里是一处不大的楼梯间,房间四面各有一道门,房间中间还有一个向下的楼梯口。她立刻判断,这里应该是二楼的入口。诡异的是,其他人都不见了。用手电筒往楼梯下照去,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,下面仿佛把光线吞噬了一样的绝对漆黑。

    琴里伸出手,摸了摸头上的白色发带,然后一把扯了下来。“现在可不是撒娇耍闹的时候。”她一面想着,一面绑好与黑暗同色的发带。“得赶紧与大家汇合!”

    琴里拿出通讯器,打开后,却只有沙沙的噪声传出,好似鬼魂的窃窃私语。

    “糟糕,通讯器竟然会受到干扰,这古宅里一定有些什么……”琴里篡着通讯器的手浸出了冷汗。她咬咬下唇,犹豫着迈开双腿,向着一扇房门走去。“无论怎样,还是要找到其他人!”




    “刚刚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黑暗中,一双鲜红的眼眸突然睁开,然后是“啪”的一声,手电筒苍白的冷光激射出来,映照出猫耳少女的身形。

    “什么喵,大家都去哪了?只剩下我一个人有些害怕喵,嘻嘻,才怪啦,好刺激啊。”下午茶自言自语着,用手电筒照了一圈房间。这是一处餐厅,欧式房间里被实木围绕,摆放在角落里、集满灰尘的落地钟和碗柜、倚在旁边的断腿椅子都透露出阴森的感觉。摆放在房间正中、散落着脏兮兮的碟碗碎片的圆桌桌面上,一个短柄的东西反射着金属的光芒。

    “这是……左轮手枪?这一堆是子弹?这些看起来像老古董一样,还能用吗……嘿,砰!”

    一声枪响过后,桌上的瓷碗被精准的打碎,下午茶满意的看着枪口冒出的硝烟,伸过尾巴把枪勾住手则伸向房间的一扇门。“好棒!再去别处看看吧。”



    “大家…大家有没有受伤?”仿佛从漆黑的水底慢慢上浮,朦胧的意识一直无助停顿,终于浮出水面。静静趴在地板上,过了好久才意识到,这里只有她自己了。房间四下寂静无声,她的头脑一片混乱,挣扎着打开手电,强撑着打量四周。

    这里是一处寝室,客房一样的家具摆放得很整齐,除了凌乱的床铺外,这里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地方……突然,她觉得有些不对——安静,太安静了!安静得简直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事件触发【无声无息】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世界寂静无声,刹那间仿佛呼吸心跳声也消失了。

    静静无声的尖叫起来,她慌乱的站起来,跌跌撞撞跑到墙边,无声的撞开一扇门,看也没看就冲了进去……

    这是一个,“崩塌的房间”……

    立刻,房间腐朽的地板伴随着落下的脚步开始崩塌。踏空了的静静,终于重新听见了声音,听见了地板裂开的呻吟。她心中轻叹:“大意了,某的速度原本是可以脱身的……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随之坠下黑暗。




    “啪、嗒、啪、嗒…”一处小小的房间内,粉色头发的少女正欲哭无泪的拨弄着自己的手电筒,脚边被她随手丢下的通讯器出于关闭状态,只因为她害怕听到那些狂躁的沙沙声。手电筒的光圈闪烁两下又熄灭,开关一次就重复一次,这大概是坏掉了的情况。没有稳定光源,零一步也不敢动,只有借助短暂的光亮来观察此地。

    这个房间狭小逼仄,只有两面墙上有门,两扇门之间有条窄窄的走道,除此之外房间的其他地方都堆放着米柜和装咖啡豆的麻袋,看来这是一处食品储藏库。借着闪光,零突然看到旁边的橱柜上摆着一只洁白的蜡烛。

    “这,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蜡烛?”零虽然很奇怪,但出于对光亮的渴望,她还是慢慢的伸出手去,握住了蜡烛——握住的一瞬间,蜡烛“嘭”的一声燃烧了起来!并非诡异的绿色鬼火,温暖的橙黄色光芒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    零“啊”的一声松开了蜡烛,胸膛里的心因为吃惊而狂跳不止。但是蜡烛并没有发生异常,只是火焰慢慢的小了下去。零犹豫了一下,眼看火焰要熄灭了,还是忍不住再伸出手,重新握住蜡烛。

    火焰再次变亮了,比手电筒还明亮温馨的光芒,把房间里的一切都照着纤毫毕现,以及——天花板突然开裂掉下来的身影……“静静!”




    躺在地上的蓝发少女一动不动,睫毛微颤,青涩的胸脯上下伏动着,看上去像在熟睡。

    过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,少女醒了,她打了个呵欠,揉着脑袋,在黑暗中坐直身子,呆呆的看着漆黑出神。“发生了什么?我为什么会有这种醉宿后头疼的感觉?额,这是哪里,好黑啊……对了,我进入了一座古宅探险,然后……”想到这里,少女浑身一僵,死死咬着嘴唇努力不发出叫喊,在心中凌乱着:“其他人呢?救命啊,好可怕,这地方会有鬼吧……”她抽动的嘴角,足以证明她内心的剧烈波动。

    突然,她眼角捕捉到一抹绿光。“呀!好像……好像有什么东西……”糖果战战兢兢的扭过头去,双眼不受控制般的对上了那抹绿光。

    “嗤~”绿光瞬间大放,仿佛给整个房间都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薄纱。这是一个废弃的房间,书本纸页散落在地板上,脏兮兮的地毯被随意卷成一堆,各种老旧的家具都倒下或倾斜着,有的把房门都堵住了。但紧张的糖果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,她缩作一团,恐惧的盯着那团绿光。

    很快,绿光变暗了,像拥有了形体一样向中心塌缩,待绿光变成幽幽荧光,在最中心的位置,出现了一只散发着绿色幽光的乌鸦的轮廓。那只乌鸦望向糖果,跳动着鬼火的眼眶对上了糖果的视线,诡异的声音在她心中响起:
“预兆已启,真相未明;
  凶险非我,但亦人形。”
    声音消失后,乌鸦再也没了动静,就那么渐渐暗淡下去,直到完全消失。面对着再次陷入黑暗的房间,糖果长吁了一口气,方才察觉,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。她赶紧打开手电,苍白的冷光照亮了她面前的一小块地板,以及……一截,人的小腿。

    此刻,疯疯癫癫的男声,在房中响起:
“嘟噜噜,乌鸦飞走了,把我带来了,可惜不是灵板呀;
哇嘻嘻,快去找通道,快去找女孩,小心地板起雾啊~”
    战栗中,那双腿提起一只,向着糖果走了过来……






    时间回溯到众人离散的一瞬间。

    五个人的身影随着人形消失在空气中,唯有那个少年,涔森,还默默的坐在地上。他的脸上,慌乱的神情像面具一样剥下,冰雪消融般的,露出了毫不惊讶的平静。

    他站起来,推开旁边的房门,大步走了进去。

    他来到了一处雕塑长廊,望着摆放在高脚柜上的石膏人像,他笑了,笑着向人像伸出手去——
    她们以为她们了解你,以为你只是个顺从的青涩少年。但她们错了,在她们想分隔你和女孩时,她们更是大错特错!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事件触发选择!【隐藏通道】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一部分墙壁滑开,背后露出一条充满霉味的通道。

    选择!通往“主人房”!
    抬脚前迈,涔森的笑容被黑暗吞噬。






    “切…这什么鬼玩意…嘶…啊!可恶,迟早要摘了你!”琴里咬紧牙根,以充满厌恶和恐惧的眼神看着自己右手上的东西。

    那是一柄奇异的短剑,剑身通体红色,若隐若现的散发着血腥的气味。剑的手柄处延伸出许多针管并且插入了琴里的右小臂中,虽然入肉不深,但还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她可以感受到,这把血剑锋利得难以置信,但每次认真挥动,都会像有生命似的,从她身上抽取鲜血。而在她试图取下血剑时,竟感到像在扯动自己血管般的剧痛!


    “好痛…换个角度想想,还好是我碰到了这把剑,我毕竟有回复伤势的能力;若是被其他人碰到了……”琴里的脑海中,闪过了娇嫩的零酱、然后是懵懂的涔森……


   
她打了个寒颤,抬起头看了看房间中央的一滩血迹。那并不是她的血,而是在她来之前就存在的,仿佛不会凝固的血。这把血剑,就是在那血中发现的。当时她只是凑近去观察,隐藏在血中的剑便突然缠了上来……她别过头,强打起精神,走进下一个房间。

   
令她恐惧的是,新房间,赫然与血迹房大同小异!同样方位的门户,同样东倒西歪的家具,就连地上的暗痕,都近似上个房间血迹的形状……不同就在这里了,那些暗痕,细看其实是烧焦碳化的地板。此时,她的瞳孔内缩,心跳加速,右手不自觉握紧了血剑;她过人的神志在告诉她:“有什么…要来了!”

   
绿光亮起,一只乌鸦虚影立刻浮现,冷冷的望向琴里。“咆哮、死亡气息、痛处、黑暗、虚弱,真相未明!”    “乌鸦在说话?不对…不是这样,危机感不在那里…那是在……右边!”

   
暗处,一张幽色大口突然显现,悍然扑向与乌鸦对视的琴里。

   
太快了,太突然了!躲不过去!琴里眼角捕捉到了那个野兽般的身影,身体却完全跟不上反应。完了,要死掉了!拼一把吧!她只来得及稍稍转身,右手带着血剑借势用力横扫而出,血剑欢快的呼啸着,带去划破空气的锐音……

   
“噗”的一声,利物入肉的声音响起。



    “刚刚那…是什么?”下午茶搓了搓手心,发现里面都是冷汗。她又摸了摸口袋,觉得里面的东西完全派不上用场。

   
口袋里,有一把古老但能正常使用的左轮,还有一管不知道有什么用的荧光针剂,都是她莫名捡来的。但现在,似乎没有东西能应付这诡异的局面。

   
这里是一处庭院,一条卵石铺成的小路贯穿期间,路旁有一条断去靠背的石质长椅,还有倾倒的大型花盆;但四处的花草依旧长得郁郁葱葱,与这些荒凉的人工造物显得格格不入。刚进来时,下午茶一边打量着四周,一边这么想着。

   
然后,突然就发生了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事件触发【园丁】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她看到一肌肉壮汉身穿园丁服饰,手持铁铲向她冲来。当铁铲到她面前时,气流冲过她的脸颊,其他却什么也没有发生,地上只留有一双泥污的脚印。

    下午茶低下头,疑惑的看着那双脚印,伸手摸了摸口袋,叹了口气。

    “应该,没事了吧……”

    园丁突然重现在她面前,铁铲往她头顶重击而去!

    “哈……喵!”下午茶猫耳一动,低头拧身,险险的躲过致命一击,但背部还是闪避不及,挨了一铲。她立刻扑倒在地上,趴在那里一动不动。园丁看了她一会儿,转过身子消散了,在消散的位置,地上似乎有一个凸起。下午茶沉默片刻,慢慢的爬过去,从土中挖出了个东西。

    “护符?还嵌着白银和宝石哩,真奢侈……”



    “嘛~静静真狡猾,这么帅的铠甲,人家也想要穿啦~”一个荒废的房间里,粉发少女正对着另一个套着文艺复兴风格的半身铠甲、拿着暗绿色长矛的英姿少女抱怨。“可是人家穿不了啊,为什么我碰到的东西没一个是我会用的!太倒霉了…”零扁扁嘴,赌气似的说道。

    “零酱你别生气,你要不要玩玩这个?”静静手足无措的想安慰她,却想不到该怎么办,稀里糊涂的把左手拿着的东西在零面前晃着。

    “啊啊啊,笨蛋静静,小心点拿啊,这可是炸弹啊啊……”零差点没跳起来,她假正经的敲了一下静静,又扳着手指头算着什么。

    “先是碰到一只乌鸦带来了长矛,给静静拿去了;然后在房间角落踢到黑乎乎的一堆,就是那款炫酷的铠甲,又给静静拿去了;接着乌鸦又跑来送了个指环,看上去灰扑扑的,没什么用就先收着;后来碰到一个保险箱,随手拧拧打开了,里面居然放着一捆炸药和一个医药包,哪个混蛋这么无聊……”不过看起来,还真没有适合零用的东西。

    “好像再多点东西啊……”零这么想着,突然,她睁大双眼,拍了拍手,指着房间中央喊:“又来了又来了,荧光乌鸦又要出现了!”静静扭过头去,看见房间中央的一抹绿光逐渐放大,然后又凝成乌鸦的虚影。乌鸦依旧不看她,只是望向零,静静还是什么也听不到。

    此时,零的心中回荡着幽幽的话语,但这话语同往常不大一样,似…充满了情感:

    “生命不息,作死不止,茫茫人海中,有那么一只海狮,始终对你牵挂肚肠。虽只是灵魂片段,其它记忆早已模糊不清,但绝对铭记之事,唯有将你守护,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!”

    绿光收敛,一只海狮安静的趴在房间中央,它扬起上半身对着零,一双小眼睛闪着莫名的光芒。静静心头一颤,很熟悉!那海狮眼中透露出的,正是甘心付出一切来守护其想要守护之物的无上决心!她突然觉得,这海狮并不简单……





    豪华的双人大床,厚实的毛皮地毯,透亮的落地窗户,房中的一切都表明着其主人的身份尊贵,虽然如今已有破败之感。

    涔森站在主人房里,面无表情的,无人可以看出他的想法。

    一道绿光亮起…选择!“灵板”!

    乌鸦的虚影尚未凝聚,他一挥手,绿光就消散了去,同时一块玉色的写字板掉到了他手中。

    “真相…哈哈哈哈,真相?我不需要真相!”

    涔森自言自语着,低头把玩着灵板,晶莹光洁的灵板上反照出他略带狰狞的神色。

   “我啊,最恨花开却没有结果的爱情了,”

    “即使这是单方面的念想,即使这是被拒绝的虚妄,可那又怎样!”

    “我要与她长相厮守,唯有用美好来打动她封闭的心,那么,你们,就作为这份美好献给我们吧!”

    涔森猛地昂起头,双目中已然跳动着疯狂的火焰。

    “我的泪水已将双眼模糊,我的狂血已将理智消蚀!死亡,才是你们往后的归宿;来吧,今夜你们将与凶灵共舞!”

    灵板光芒大放,恐怖的惨白色将房间笼罩。

    “去吧,远古,替我守护好她……再过一会,我就能完成全部仪式了……”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强制,事件触发…选择!【脉动的墙壁】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四周的墙壁如肌肉般透出热气,并如心脏般跳动,他缓缓步入墙壁中,未知的地方慢慢浮现出来……

    选择!“五芒星堂”!

    “等着我,雨雪……”





    “球,水晶的球,琉璃的球,把脸贴上去看看你的同伴吧,记得专心,不然会看到可怕的交♂易”

   “安静点,水箭炮!”    蓝发少女气得秀美倒竖,恨不得用乌鸦带来的水晶球把那家伙的脑袋砸个清醒,可她想了想,还是放下了水晶球,放进口袋里。

  
  “真是的,他怎么疯了……”糖果郁闷的想着,思绪又回到他们刚见面的时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…………“水、水箭炮?是你吧,我是糖果啊,真是的,别吓故意我啊!”那个身影完全进入手电筒的光圈内,糖果才认出,那正是平日里总喜欢跟作业约会的小镇守护者,可是,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…“好像不太正常?”

    水箭炮嘴角挂着傻笑,走上前去,一把就把糖果抱了起来:“是你,是你!揭露真相的女孩!快去找个琉璃球,和你的朋友打弹珠~”


    “哇哇哇,放开我啊!”糖果一下就懵了,一见到人就抱上来,欧美的习惯她可吃不消。她拼命挣脱开来,一边用手护着自己的胸口,一边警惕的问道:“喂…水箭炮?你开什么玩笑啊,赶紧跟我一起逃离这栋古宅啊!”


    水箭炮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行动,只是站在那里奇异的看着她:“逃逃逃,逃去哪?凶灵会把你吃掉!找找找,快去找,不然小命要不保~”

    “嗯?找什么啊,你想要我去找什么啊?”

    “稀里哈拉…找,找呀找,找呀找,找到一个好朋友……”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就是这样,无论她跟他说什么,他只会用相当夸张的语调来跟她乱扯,话里好像又有话,可是好像又没有。

    “喂,水箭炮,过来看看,墙上有一个黑漆漆的大洞耶,很可疑的样子。”糖果推开摆在旁边的石膏雕像,指着墙上露出的大洞说。

    “隐藏通道,隐藏通道!有人走过了,有人走过了!”水箭炮瞟了一眼,手舞足蹈的喊道。糖果一听,精神一振,赶紧钻了进去:“能找到其他人了吧……”
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糖果来到了另一个房间,房间里有大床和落地窗,可就是没有一个人。“来迟了么…现在怎么办?”糖果迷茫的想着,水箭炮很快也钻了过来。立刻,他指着房间中央,大喊大叫道:“来了!来了!”

    话语刚落,绿光便亮了起来,亮得刺目。这一次,幽幽的声音在整个房间内回荡:
“爱恨情仇,倾慕结出疯狂的毒瘤;
偏激至极,友谊化为杀戮的暴行。”
真相已现!
    房间中央,出现了一个俏生生的女孩,女孩眼帘微垂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   “霏、霏霏?!”糖果吃了一惊,试探的叫到。在探险的地方连碰到两个不相关的熟人,换做是谁都会
吃惊吧。


    女孩并没有理会她,而是自言自语道:“我,我明明已经拒绝你了,可你,为什么露出那么悲伤和痛苦的眼神,嘴里说着毁灭一切的话语?不要啊,快清醒过来吧,别人是无辜的!如果觉得是我的错的话,就来杀了我吧!你听见了吗?涔森!”

    “嗯…嗯?!”糖果稀里糊涂的听着,心脏突然像被什么捏住了一样。这时候,异变突生!房间里弥散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气,迷雾从地板涌现并缓缓绕圈而上,一个人形生物在女孩和糖果之间凝成,轻轻一抖,房间立刻被迷雾淹没。


    糖果害怕的后退两步,紧紧抓住了水箭炮的衣角。这时,一道尖细的声音却在她耳边响起:“嘻嘻,你想跑哪儿去呢?你哪儿也别想跑去~”说着,一条冰冷湿滑的物体舔过她的脸颊,糖果双腿一软,差点没哭出来。


    她身边的水箭炮突然一颤,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,双眼迸出慑人寒芒!他前跨一步,将糖果挡在自己身后,转身,沉身,吸气,收拳,然后——肌肉鼓起的手臂推动着攥紧的拳头,卷动起整个房间的气流,结结实实的轰中了藏在雾中的某个生物!


    “嗷!好痛!不可能,区区人类居然打中我了,你到底是谁?不不,肯定只是我大意了,没有人能打中我的!可恶,还是先按计划进行好了。”迷雾一缩,围绕着房间中央旋转起来,很快,迷雾散去,房间里只剩下水箭炮和糖果二人。


    “呜…还好有你,水箭炮,多亏了你…”糖果拿着水箭炮的衣角,抽抽泣泣的说。水箭炮又是一颤,双眼重新露出茫然痴傻之意。他呆呆的看着地板,突然大叫:“啊……凶灵!地下!五芒星阵!地上暂时安全!快用水晶球之力!”他大吼着,震得玻璃嗡嗡作响。


    糖果疑惑的看着他,但还是顺从的拿出水晶球,心里想着:“水箭炮到底怎么了?他到底知道些什么?他说的话,好像不只是胡言乱语……”她的手一抖,水晶球差点砸到地上。


    是的,他知道些什么!通了,这些可以串通!


    “凶险是人形”、“通道”、“地板起雾”、“女孩”……“凶灵”!这些线索,都对上了!


    那么,还有呢?


    她突然发现,水晶球亮起了微弱的光芒,其间隐约可以看到四个人的身影;她也注意到了,一直别在她腰间的通讯器,也亮起了信号正常的绿灯……




    房间的墙壁上,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,裂痕的切口非常光滑,还隐约闪烁着暗红的光芒。   

    “刚刚…应该有砍到别的什么东西…”琴里端详着裂痕,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。手上的血剑传来吸血的感觉,她的脸色苍白了一下,渐渐恢复了常态,但整个人还是虚弱了一点。她的腰间,忽然响起的蜂鸣声,她惊讶的拿起通讯器,但没有犹豫的,她按下了通话键。

    “喂喂?琴里,你还好吧,你、你手上的剑是怎么回事…先不管了,赶快来门厅,我来给你指引方位!”


    “糖果吗?你看得见我?你在哪?”

    “我是糖果,情况紧急!现在没有时间解释,我们必须马上集合!不然要来不及了,真正的危险要来了!”


    “……好,我马上来。”


    放下通讯器,琴里的脸上布满阴云,就算连傻子都听得出糖果语气里的急切,以及……大难临头的绝望。




    这里是一个小型的图书馆,里面摆满了书架和书橱,唯独墙角的那扇落地镜显得有些突兀。

    下午茶看着镜中的自己,浑身狼狈,漂亮的大尾巴也脏兮兮的,最郁闷的是背后还有一个模糊的铲印。靠着装死避开受重伤的可能性,但还是在心中留下了不美好的印迹。


    突然,她上前一步,仔细的看着镜子。一行又一行的字迹,闪着微光,在镜面上浮现出来:

    “跟过去不同,现在延续到未来的这个世上的现象,只要具有根据现在的行为被决定的性质,在这个现在,未来便不足为确定事项。”

    “未来,意味还未来到,就是说具有还没被观测到的时间距离之事项。换之言,确定的未来就等同于过去。


    “因此,未来唯有量子化才能解决这个矛盾;当两个不同的时间点交错时,未来的那个将处于混沌状态,在那里,有的只是无限的可能性。
——————事件触发【时间之镜】——————  

    镜面上的文字全部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争相逃跑的她们一行人,镜面那边的下午茶自己突然转过头来,像是一愣,又立刻把手中的一物丢了过来,那个物品飞向镜子,然后…像穿过水面一样从镜面飞出。那一瞬间,镜子里的画面立刻扭曲,好似激荡着波纹的水面上的倒影一样,支离破碎的,让人觉得那只是一堆没有意义的色块交错的涂鸦。

    下午茶下意识的接住了那个物品,低头一看,这是一个精致的铜制手铃,光洁的外表上雕刻着漂亮的花纹。她好奇的摇了一下,充满穿透性的清脆铃声立刻飘荡开来,吓得她连忙捂住手铃,谁知道这么响的声音会引来什么鬼东西?仔细想想,未来的她在逃命的局面下还要丢给她这个,要不是闲的慌,就是可以保她一命的关键东西!她想到这,还是谨慎的把手铃贴身收好。这时,她腰间的通讯器响了起来:

    “喂?下午茶,赶紧去门厅集合……”



    地下层。

    食品储藏库里,一个掉在地上的通讯器闪着绿灯,似乎是天花板上的大洞让信号穿过了,问题是,这里没有人……

    一个狭窄的通道里,站着零和静静二人,哦,还有一条海狮。通道两侧皆是坚硬的石砖,地上也是一条石砖铺成的、向上不断延伸进黑暗的漫长楼梯。

    “额…零酱你这次进的门相当诡异啊,这楼梯这么阴森,不会是你的好运气用完了吧?”

    “不、不会吧,可、可好像鬼故事里的楼梯处是高危地区耶……”粉发少女一脸害怕的神色。

    “那…我们还是回头吧,先找个地方看看通讯器怎么了,呜哇乱叫的。”静静歪了歪头,无视了旁边哀求她“不要、不要开”的可怜兮兮的零,打开了她的通讯器,里面传来了异常响亮的沙沙声,好似有虫蚁在耳边爬动一般的恐怖。

    “嗷…嗷嗷!”海狮突然挺起脑袋,往一个地方死死看去,死死的盯着墙壁后面的另一个房间……半晌,海狮冲过来叼住了零的衣袖,拼命的把她往楼梯上拉。

    “怎么了,小海狮,你发现什么了么?”零摸了摸海狮的脑袋,想要安抚它不稳定的情绪,但海狮丝毫没有松口,反而更加用力的拉她,眼中也露出了焦急的神色。静静看到这,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。“它要守护它所想守护的……就是让其避开或远离……危险!”

    “快走!”静静立刻反应过来,一把拉过零,玩命似的跑上楼梯,海狮丝毫不慢的跟在后面,时不时回过头去,口中发出威胁似的低吠。

   

    她们离去后,不一会儿,楼梯入口的门缝处冒出了许多雾气,渐渐在门口凝聚成人形。“刚刚跑了几个活物,怎么办呢?算了,不想那么多,反正我只要堵住楼梯就好,然后再去帮远古那个滑头就行了吧。”它一脸不情愿的嘀咕着,身边的雾气开始翻滚、沸腾。



    “快点,再快点,我看到……尽头了……”静静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。楼梯一直向上延伸,但如今在不远处,被一块铁板水平切断,她们想要离开,就得把那块看上去不轻的铁板向上顶开后爬出去。

    “希望…没有上锁…”静静冷汗直冒,回头看了一眼紧跟的海狮,海狮眼里只有焦急和催促,并没有发现死路的绝望。

    “好吧,那就再信你一次。”静静一咬牙,腾出双手,撑住铁板,用力向上一推……“铁板”立刻掀开……

    “咦,木头的?谁在这上面画上铆钉和金属色反光漆……”

    两女一海狮爬上去,忙不迭的盖上了“铁板”,正要找东西去压住时,一道声音响起:“零酱?静静?太好了,你们平安无事!一直都联络不上你们,水晶球里也只能看清你们的轮廓,我,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,呜呜…”

    一道蓝色的身影扑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零,僵了一下后又赶紧松开。“才、才不是担心你呢,只是觉得自己的对手死掉了会很可惜……啊,那个,静静也抱一下,哇!静静你怎么穿的跟罐头一样,还是半截罐头的那种……”

    静静环视了一圈房间,发现这是一处宽敞的走道,左右两侧各有一扇打开的门,看来两侧房间是探索过的;后方是熟悉的——入口大堂,仍然紧闭的大门上多了些划痕和凹陷,看来她们也做了不少失败的尝试;前方是一条盘旋向上的木质楼梯,仔细看看,那里就是最初鬼魂人形出现的地方。

    “又回来了啊!”静静心中感慨着,突然想起未解决的危机,正要去找东西压住“铁板”。这时,地下楼梯深处想起了雷鸣般的闷响……那是建筑结构彻底崩塌的声音。

    “下不去了,下不去了!地下通道堵住了,快去煤道槽看看吧!”糖果身后,一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男子喊道,静静方才注意到,其他人都来到这个地方了。“涔森说话怎么怪怪的?不对,他不是涔森,那涔森呢……”









    (to be continue)目前我就写了这么多了,后面列了大纲,但估计要开学后才会继续写了,任重道远,我会尽可能填坑的!


评分

参与人数 6星币 +212 宝石 +13 收起 理由
一个远古 + 32 连台词都没有的我飘过
雨晴后的冰块 + 30 + 2 我很期待欧,软loli是曾么坏掉的2333.
血之哀歌 + 20 穷人冒泡
雨雪霏霏 + 50 + 5 后续继续努力
无为者 + 30 + 3 赞一个!
零之魔王 + 50 + 3 写的不错呢~~

查看全部评分
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盖扩脑洞矣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苑生百花 - 少女编号皇缠 - 神装少女小缠
发表于 2016-8-27 17:06:30
寫出來啦
我只是一個旅行者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苑生百花 - 少女编号皇缠 - 神装少女小缠
发表于 2016-8-27 17:06:40
恭喜恭喜
我只是一個旅行者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耶 - 绘师: 和錆艾米莉娅 王选ver - Re: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绪方智绘里 - 偶像大师灰姑娘STARBUCKS子 - 绘师:ポップキュン@poppuqn吽 - Show By Rock!![CP]可蕾特&宇佐美瑞希 - 这个美术社大有问题!宇佐美瑞希 - 这个美术社大有问题!火力八卦炉 - 东方Project皇缠 - 神装少女小缠
发表于 2016-8-27 18:15:31
不错期待后面的剧情
逃避,终究迎来绝望的救赎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8-27 19:04:28
话说除了涔森其他都是妹纸啊……这不就是作者再给自己开后宫么?
卧槽,我好像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……

星尘龙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,低头发现了 10 枚 星币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Ellen Baker - 英语书
发表于 2016-8-27 20:22:38
回复 5 楼 星尘龙
话说除了涔森其他都是妹纸啊……这不就是作者再给自己开后宫么?
卧槽,我好像发现了了不得的 ...

那是不可能的,快给我去看人物简介啊喂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盖扩脑洞矣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8-27 20:56:50
涔森又在发泄性欲了

幸运的红宝石从天而降,让巧巧接到了 2 颗 宝石

抱歉,并不是我不认同你,只是我们看到的世界不一样而已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2
蕾姆 - Re: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拉姆 - Re: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碧翠丝 - Re: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艾米莉娅 王选ver - Re: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五更琉璃 - 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!雨宿町 - 当女孩遇到熊高雄 - 舰队collection绪方智绘里 - 偶像大师灰姑娘STARBUCKS子 - 绘师:ポップキュン@poppuqn初音未来 2016演唱会ver - Vocaloidoriginal(16) - 绘师: nyanya阿库娅 -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!樱宁宁 - New Game!泷本日富美 - New Game!凉风青叶 - New Game![CP]可蕾特&宇佐美瑞希 - 这个美术社大有问题!宇佐美瑞希 - 这个美术社大有问题!雾雨魔理沙 - 东方Project博丽灵梦 - 东方Project火力八卦炉 - 东方Project苑生百花 - 少女编号皇缠 - 神装少女小缠
发表于 2016-8-27 21:06:49
为什么我的角色那么呆萌

零之魔王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,低头发现了 7 枚 星币

至上的处世之道,非妥协而是适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8-27 22:17:45
回复 6 楼 涔森
那是不可能的,快给我去看人物简介啊喂

安啦安啦,大家都懂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Ellen Baker - 英语书
发表于 2016-8-27 22:30:47
回复 9 楼 星尘龙
安啦安啦,大家都懂的

懂你个大头鬼啦,忍不了了,我先更新一段,转折出现了!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盖扩脑洞矣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